Sybil

【钢铁飞龙】我们平凡而特殊(三)

该说的前面都有,看完再来

omega孕期存私设,有理解差异欢迎私信讨论(私设如山(・_・;))


G

七八个月的时候,深蓝在任务中出了点事。

当炽焰收拾好眼前的烂摊子火急火燎的赶到这边,只看到一地暗红和站在角落里神情恍惚的人。空气中混杂着的不知多少人的信息素味令人作呕。

他眼前一黑。

F

“深蓝…”炽焰的尾音带了颤声。

“深蓝?”信息素翻涌而出,替omega搭建起临时的庇护所。

“深蓝!?”

被抱在怀里的人终于有了点反应,他缓缓抬起头,又立刻低下了头,“炽焰…我是不是…”

炽焰掀开他已经破损的战服,小腹处延伸到胸膛的青紫伤痕。

B

小腹是平的。

G

【钢铁飞龙小组第七次大型任务报告评定】

……

[废弃工厂行动]

……

狙击手深蓝被敌方针对包围并进行信息素扰乱,意识混乱情况下杀死敌方alpha三名,beta五名,重伤alpha七名,beta十一名,无轻伤。鉴定为omega应激反应,不予处罚。成功阻断敌方援助,为队友争取时机,功过相抵,不予奖励。背胸腹部软组织大面积挫伤,腹腔出血,已接受医疗署治疗。

……

虽然任务报告被列为机密文件,但流言还是风一样传遍了GSB的各个部门。

那个“战胜”了omega性别的、神话一般的存在。

F

去他女马的。

炽焰把报告评定摔在地上。空气沉闷而焦灼,他的目光阴沉的指向某个方向。

B

深蓝不想久住医疗署,术后半个月左右就回到了基地 。他去过实验室,久久凝视着培养罐中的胎儿,左手抚上小腹。


那只是个噩梦。

奇怪的气味涌进鼻腔。深蓝皱了皱眉,直觉让他暂停扰敌任务,从匍匐改为膝行,转移到承重柱后方,抽出腰间手枪。

四下一片寂静。

面罩的空气过滤系统坏了?

系统界面泛着正常的蓝光。

他莫名的烦躁,额角泌出细小的汗珠。

下一秒,从四面八方刺来的alpha信息素穿透了防护,将他钉在原处。

“!”深蓝的眼角瞬间泛起不正常的红色,虽说他对alpha信息素有一定的抵抗力,但这种浓郁到快要在空中凝聚成小液滴的信息素释放量还是让他似乎失去了全部抵抗能力。他飞快摸出两只抑制剂,直接扎进后颈腺体,一边打开了通讯频道,“猎鹰报告情况,坐标三号建筑物四楼,敌方进行信息素干扰,请求支援…”

砰!

子弹擦过太阳穴,通讯器支离破碎。

失策了…该死。深蓝难得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支撑着发软的双腿向外撤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浸透了隔离贴,沿着作战服与脊背的间隙向下流淌,挥发出的味道淹没在杂乱的空间中——算不上什么好感觉。

事实上糟透了。

但还有更糟的。

通向一楼的道路被敌方alpha带着一群beta堵的水泄不通,就连窗边都把守了人。他们围成圈,一步步逼近这只待宰的羔羊。

几个迫不及待的alpha率先充了上去,深蓝只能堪堪避开攻击,再找机会从机甲的缝隙中为他们送上致命的子弹。只是这样的方法绝非长久之计,被挑起欲望的alpha是疯狂而致命…且源源不断的。深蓝的枪不知在哪一回合被打掉,他勉力想破开包围圈,却被突如其来的一拳击倒在地。他蜷起身体,小腹处的疼痛切断了他所剩无几的理智。

我是怀孕了吧…身体这样告诉他。

那我的腹部为什么是平的?

惶恐如海啸倒卷而上,他分不出手来阻止蜂拥而上想通过暴力手段拆开他机甲的alpha,它们紧紧捂在他的小腹处。omega的本性让他不计代价守护对自己最重要的位置。

可是他感受不到那个生命的存在。

从前没有,现在不会,将来也不。


你们要付出代价。

布满血丝的眼中是平静的绝望。


那绝对是个噩梦。

【钢铁飞龙】我们平凡而特殊(二)

有关注意事项在第一篇

看完再来,我懒得再打一遍╮( ̄▽ ̄)╭

以及一点设定补充:旋星,M雪已婚,结婚在炽蓝造孩子之前几个月 ,有了则是在试管之后的两三个月。深蓝24了再不那啥就违约了。

关于为什么要分成好几篇:因为好玩。因为是有时间间隔٩( 'ω' )و 


B

深蓝感觉到些许不舒服。

自那已过去一个半月,每半个月他们都会去一趟实验室。近来的一个周,他总是感到恶心与头晕,胃口也大不如前。这样的状态可没法执行任务,他想着,又往嘴里强塞了几口食物。

几秒后,他快步走进卫生间。

G

“他最近怎么了?”小星瞅了瞅深蓝的盘子,里面是一口没动的牛排和只吃了几口的意面,“感觉什么也吃不下去。”

天空是黄色的。Maggie的目光越过客厅,从落地窗飘向日暮的天际。

F

“深蓝?”炽焰起身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得不到回应,他自作主张打开门闪了进去,顺便轻轻锁上了门。

深蓝半跪在马桶边,一手撑着桶盖,一手捂着胃部,眼角发红。他推开想要扶他起来的手,冲水,洗脸,把生理泪水混着汗水一起抹去。待他抬起头准备出去时,除了稍稍苍白的脸,再无一点异色。

“深蓝,别这样。”炽焰叹了口气,从洗手池后方把他挟制,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便将他颈后的抑制贴撕开一个小口。

F

辛辣的薄荷味瞬间挤满了狭小的空间。信息素外泄的瞬间,深蓝的动作骤然增大,两人间无声的争斗持续至炽焰咬上那处气味来源。深蓝只觉得一股热量在颈间爆炸,然后野火以燎原之势飞快漫延至全身。

很烫。

他闭上眼,手指紧抠台沿,堪堪支持住有些发软的腿。

“出去。”

F

炽焰对于队员琢磨不透的心理感到无奈,顺从地退了出来,顺便帮他处理掉了不会再被碰一下的晚餐——总不能浪费食物,对吧。

B

Alpha的安抚是有效的。深蓝脚步发虚的晃上楼,把自己锁进卧室,再埋进被子——托那些激素的福,他最近抑制不住的想要接触柔软的东西。

G

小星和小雪怀孕了。

时间重合得不得不说是巧合。

两位自此被自家alpha当成了宝宠着,各种危险行为越发不让做了。

比如随队出任务。

小星乐得窝在沙发上打着游戏吃薯片,可惜不久后就被旋风以辐射和不健康给禁止了。

小雪倒是主动减少了去实验室的频率,每天与Maggie黏在一起说些悄悄话,倒也温馨。

B

这样也不错。

深蓝摸了摸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心神晃了晃。

F

作为唯一的未婚alpha,炽焰收到了队员们的催婚。

笑闹之间,他瞥了一眼站在一边嘴角带着笑意的男人。

【钢铁飞龙】我们平凡而特殊(一)

ABO,试管,二代后期出没

我流炽蓝,旋星,M雪,铁泉(生存泉)!!

主写炽蓝,其他cp有人想看也可以开番外

不喜勿喷,左上角退出

就,我,意识流,大家能懂就懂,不能…也可以问(|||▽||| )

F——flame 炽焰视角

B——blue深蓝视角

G——god上帝视角(瞎划段)

设定炽焰,Maggie,旋风alpha,小星,小雪,深蓝omega,铁拳,温泉beta



正文:

F
当炽焰被带进会议室时,环顾四周,除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其余的一切都令他感到陌生。

B

“是你自己解释,还是我们代你解释?”白色手术服的怪异科学家们问他。

“我来。”

于是他们无声撤离。

哒、哒……脚步声在走廊中响起,门开的一霎那,深蓝僵直了后背。


“请与我生个孩子。”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会议桌旁时,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G

“所以说,你与他们达成了协议,必须要在二十五岁前拥有一个孩子?”

经历了最初的惊吓和中期漫长的混乱,炽焰终于完整的总结出整个事件。

深蓝点了点头,光从他的颈间滑落,他的脸便隐匿于黑暗之中。看不到表情,只有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放心,你并不需要标记我,也不用与我…进行忄生行为,”后面的几个字小声而快速的从炽焰耳边划过,“只是制造一个试管婴儿。”

B

就像我一样。

F

炽焰有些疑惑,为什么深蓝选择了自己。

经过检测,你是全球登记过的上万例样本中与我最相配的顶级alpha。

还真是公事公办的答案,他这样想。

不是吗,你又在期待什么。

他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G

深蓝,GSB首席狙击手,钢铁飞龙成员,史上最年轻的陆军少将,omega。

Omega。

已知记载中,唯一一位靠自己的实力爬上现今位置的omega。

很多人以为他是alpha,因为他的冷峻理智,因为他健硕的体格与身高——的确,180cm的omega少之又少,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他的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场,将现实与认知一刀隔断。或许是命运的捉弄,又或许是上天的妒忌吧,人们想。

上天不允许如此优秀的人存在于世,于是给他加上了缺憾。

F

“好吧,我答应你。”

自己的队员,总归要帮。

G

取出生殖细胞,融合受精卵,提取信息素模仿生长环境,细胞培养……一切都很顺利。

提取信息素时,炽焰被要求临时标记深蓝,此时,以及之后的十个月。

为了模拟怀孕,深蓝需要被注射各种激素调节生理状态,以便实验人员获取培育材料。

而炽焰则被以已婚alpha标准叮嘱了孕期所有注意事项。

出了实验室,他们依然是队友,战友,朋友 。

天性【DISC 炽蓝】

……比较隐晦,支配与服从梗。一的背景,不看二三大电影。看不懂……发评论,我尽量解释。


他们的相遇,是在一个冷春。

然而直至此时,炽焰仍无法相信深蓝是sub的事实。

虽然……虽然他即使与自己意见相左却仍服从自己的所有命令,虽然他冷漠而温顺,虽然他已经被配对为自己的sub…但那桀骜与强大仿佛深深携刻在他的基因中,在他不算完美的掩饰下显露狰狞。任谁都会以为深蓝是个Dom,在不知道他的身份之前。炽焰从来没有教导过自己的sub,他不赞成这种用天性强迫别人的方法,而且那个人还如此闪耀,令人忍不住……臣服。

直到一次争吵。

一次由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小事积攒起来的争吵。被无端的怒火蒙蔽心智,炽焰下达了命令。他看着深蓝在服从与反抗间挣扎,最后屈从于命令,但在欲望与屈辱的泥潭中仍挺直了脊梁,高昂着头颅。

鬼使神差,他做了那件事。

事后的日子依然要继续下去。他们俩默契的谁都没提那晚的事,仍一起生活,一起训练,相互开玩笑。但依着小星的观点,他俩间多了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不如说是有了隔阂。


任务年年都有,偏偏喜欢在年末挤成一堆来。钢飞的众人天天在外奔波,没想岔子出现在最后关头。

火光映红了黑夜,爆炸打破了死寂。废墟与残骸的缝隙里,野兽在凄厉的悲嚎。

他们在废墟中心扒出了生死未知的炽焰,在边缘找到满手是血、神情恍惚的深蓝。


深蓝走了。他几乎算得上是逃离般调离了钢铁飞龙,远远去驻守世界的另一端。

炽焰醒了。他解答了众人的疑惑:“我让他抛下我撤退。”

“命令?”

“命令。”我相信他,没有我也依旧耀眼。

天空是黑色的。

“他想要与你并肩战斗,而不是当逃兵。”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抛下所爱之人吧。

Maggie望着窗外的天空,叹了口气。这是两个互相深爱而不自知的人的劫。

深蓝情况很不好。他每天晚上闭上眼,都能看到鲜血与火焰包围着的那人。他看着他被烈火吞噬,却动不了一根手指…无力与绝望几近将他压垮。他于噩梦中惊醒,坐起身,修长的手指遮掩了一切表情。


好在时间能模糊记忆。

十年之后,这不过是一段风轻云淡的故事,可以笑着与后辈谈起。

年终考核,深蓝回来述职,被李总长强制留下出席活动。他在新年盛典上预料之中的遇到了炽焰。人群中遥遥相望,恍若初见之时。

还是败给了天性啊。

深蓝这样想着,加快步子走向炽焰。

炽焰站在原地等待他,目光紧紧跟随着他的脚步。

终于到了面对面的距离。

然后,毫无征兆的,提气,抬肘,握拳,转腰,拧腕,拳头恶狠狠的轰上炽焰腹部。在场嘉宾大多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炽焰就已忍痛拉住深蓝,箍进怀中,吻了上去。

惊呼伴随掌声,还有好友的起哄和祝福。


最后的最后,是被废除的名词和空有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