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bil

我们平凡而特殊(六)

咕咕咕……咕咕


G

晚风不算太凉。

夜晚总是寂静无声,此刻却未免静过了头。许久,一人开口,“谢谢。”另一个人愣了愣,不知该怎么回答。那人继续说着,“今天晚上她叫了我的名字,那种感觉……我……”

后面炽焰说了什么,深蓝其实没有仔细听。于是一个问题当头一棒,打的他措不及防。

“所以,深蓝,你是怎么想的?”

他少见的抿了抿嘴,嘴边翘起干裂的皮刺着嘴唇,又被唾液润湿。有个问题无端冲到嘴边,绕了一圈终究是没敢问出口。

“她是以我为基础的基因造人。”

干巴巴的,只有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炽焰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失笑出声,“好吧,不过有需要随时找我。”他朝他挤了挤眼,“毕竟我也算她父亲的好战友。”

阳台上又只剩一人。月影寥落,万物寂静。

“谢谢。”

L

“我希望能由你来承担这份责任。”

摊坐在办公桌后,李总长揉了揉皱紧得僵痛的眉头,“我找不到…更能使我信任的人,”转椅转动了几度,“只有你。”桌上通讯器响起,助手的声音传入空荡的房间。李直起身,一把摁死通讯器,恢复惯常的严肃,“所以,你怎么想?”

“……”

“当然,这份差事不会影响你的正常生活。”李补充道。

“……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李松了口气。“那么,明天的议事会上,我会举荐你。”他对着那人正准备离开的背影道:“哪天,带孩子来玩玩吧。”

C

岚是个安静的孩子。

她不和小夜一样满地乱晃荡,也不与旋亦一起听故事书,甚至对动画片和游戏也没什么大兴趣,常常一个人看着什么发呆。大人们曾经担心她自闭,但她卓越的语言能力和理解能力不得不让人打消这个念头。她的父亲深蓝倒是不以为意,购置了一些学习资料给她,自己仍旧三天两头出差。

她喜欢这里的人,他们都对她十分好,但她有点害怕他,每当他回来时,身上都带着她不喜欢的气息,像是那个地方。这时候炽焰也会心不在焉,不再陪她。

可是她想要靠近他,没有原因,或许只是来自血缘的联结。天性让初生的幼崽想要靠近并讨好母兽,以此来保证自己能平安活到长大。可她似乎不用这样做也能活下来,像是她的父亲没有出现之前那样,只是……

她不想再回到那个冰冷冷的地方,于是她用尽全力,跌跌撞撞得向前追逐那个身影。

她要留在他身边。

评论(3)

热度(2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