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bil

【sbi】Tommy与浣熊误入/cb

*主Tommy视角,灵感来源于Tommy看自己的mmd时看到猪爹邪三人跳舞的那个视频和各种梗叠加融合

*是沙雕糖,没有刀子,新人产粮,ooc出错怪我

*sbi家庭设,te大哥

*dbq BigQ 



        “嘿——嘿everyone,欢迎来到Big T的直播间!!!”Tommyinnit,史上最伟大的成年alpha male开始了他每晚例行的直播。“看什么视频?Oh my god——OK,好吧,这家伙赢了,”他看着屏幕中的抽签,“我们去看视频。”他点进了那个链接,未曾预料到那是今夜所有不幸的开端。

       Tommy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这并不妨碍他进行他的伟大事业——成为最有名的mc游戏主播。比起老得快要进入坟墓的爹、只会种土豆的书呆子大哥和搞各种艺术(“音乐和爆炸都应该被归类于艺术!”)的疯子二哥,Tommy觉得自己选择的是最正确、最成熟、最pog的职业。而且tubbo和我一起搞这个,他想。

        虽然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做一些阴暗面的事(“这是一份正经的职业,当然。”),只不过是因为他年龄太小而被排除在外。怎么会!他比所有人都成熟,他有五个女人!宽容的Big T是不会在意这些菜鸡的隐瞒的,绝对不会……不会……

        所以今天Tommy仍旧为自己的伟大理想而努力。链接加载了好一会儿,久到Tommy觉得wilbur搞了什么事把家里的网整个整崩溃了(“虽然他还没干过,但他绝对有这个能力,相信我各位。”)。最终网络信号战胜了延迟,他成功进入了这个页面。

        “What the fu……Oh god、”Tommy愣在电脑桌前。“Oh god,”他上下滑动界面,“你们在想什么我还是个未成年我是未成年我不能看……”他皱起鼻子远离屏幕,把鼠标在整个屏幕上乱划,企图挡住什么东西,空余的手在胸前比了个十字。“好吧,好吧,求求了Philza不要看今晚的直播,TechnoWilbur不要看今晚的直播plz……哦对了,”他想到了什么,然后露出邪恶笑容,“我可以把他们禁入直播间,没关系的我可是一个肮脏犯罪男孩——Wilby刚刚把这个称号给了我——alright。”他在椅子上转了个圈,“这是为了你们,这都是为了粉丝。”他在电脑上捣鼓一番,又悄咪咪把门锁好,再垫脚溜回电脑桌前。

         努力平复一番表情,他随机快速点开了一个封面是什么句子的视频。“让我们看看这个——”

      暗粉色的背景中,一个看不太清楚的身影正在热舞。拍摄者的技术绝对烂到了家,晃动的镜头、嘈杂的背景音、模糊的对焦让屁孩成功露出痛苦面具。他把脸凑近屏幕试图看的更清楚一些,然后被突如其来的放大镜头吓回椅子背。

     “闭嘴,我没有被吓到。”镜头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Tommy辨认出来那个身影是一个高大的有着浅色长发带着皇冠与兽骨面具的舞娘,他甚至还有见鬼的红色披风。

      “Hahahahahhahahaha这是什么鬼?”长久的(被)霸凌经验让Tommy准备好了输出,“他就像是一个进错了场合的儿童话剧演员被迫在接客,老板像是‘嘿如果你不上台跳舞我就杀了你’这样,然后他就……”

       镜头更加清晰了一些。

     “那是粉色吗?粉色的头发?”Tommy狐疑的咽下未说完的话,把进度条往回拖了拖。视频中的男人把过长的头发编成辫子垂在背后,踩着长靴穿着黑丝,上半身是红色制服外套与白衬衣,脸上惨白的兽骨面具仿佛在散发冰冷的杀意,疑似有红光从眼睛部位的深洞中透出……Tommy打了个哆嗦。

     “哦,那是猪头骨,我怎么知道?我大哥屋里的墙上好像也挂了一副……”

     “不过还是挺辣的,对吧。”Tommy看着屏幕中正在下腰的男人,评价道。也许是空调温度太低了。乐观小男孩如此想到。

      视频过半时,从两侧又上来两个男人,一个带着鸟面具,一个干脆戴着黑色口罩和墨镜,开始配合节奏一起跳舞。“Wow,又上来了两个人,他们就像是前面那个人的simp,ohhhhh——看看这糟糕的动作,ohhhh——我要看不下去了,这太烂了。”他大声呻吟了几声,痛苦地捂住眼睛。

    “嘿说真的我要看看这是什么吊人的视频,真的——为什么有人会戴着渔夫帽或者针织帽跳舞?皇冠我倒是理解一些,可是他们像是撇脚的三流演员……呃好吧其实很cool,也很怪。”Tommy切回列表页面,看清了视频标题和封面上的几个字:

     【Tommy与浣熊禁止入内】

        这是偶然。这他妈一定是见了鬼的偶然。

        Tommy凝固在电脑桌前。如果不是他欲言又止宛如抽搐的嘴角,观众一定会开始刷网络延迟,事实是他们确实开始刷屏。

       “Hello Tommy你为什么不说话?”

        打赏提示在耳边炸开,吓得Tommy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幅度之大差点打翻脸前的麦克风。他抽了抽嘴角,颤抖着手指挪动鼠标点回之前的页面,音乐还在播放,但是视频可供观看部分已经播完,只剩黑屏倒映出一张惊恐的脸。他一点点移动光标放置在进度条中段,从弹出的小屏幕中窥视先前的内容——一只猪,粉色长发的猪,一个鸟人,一个没太有生物辨识度但有棕色卷发针织帽的吊人。

       Tommy.exe未响应。

       “What the fuck。”麻木与空白填满了他的脑海,他的身体,他的心灵。他在似梦非梦中察觉到了什么东西,距离真相还差上那么一点儿,但来自本能的趋利避害让他祈求永远不要靠近所谓的真相。他茫然的盯着飞速刷屏的留言,显然观众们被他不太正常的沉默吓到了,他决定说点什么——

      “alright我没事……”

         咚咚咚。

      “Tommy,你在里面吗?我们需要谈点事,现在。”

       “……非要现在吗?”

        上帝啊他应该硬气回怼而不是像个做了心虚事被家长发现的小孩一样不对他就是小孩不他是十六岁成年人Big T他无所畏惧……

        门外是沉默,先前那个低沉声音的主人仿佛已经离去。但Tommy知道事情不会变得如此简单。他吞了口吐沫,180°旋转椅子并把两条腿缩到椅子上,死死盯住门板,一只手摸上vlog枪——

        门被以直截了当的物理方式拆卸了下来,一个粉色影子隐约于门外黑暗之中。

       Tommy.exe恢复运行。

       尖叫声响彻房间,背景音包括鹅叫与成年男性大笑声和低沉的骂骂咧咧声。镜头只捕捉到一个一闪而过的粉色影子,然后Tommyinnit就消失于观众视野。不多时,一只手从斜前方伸出来挡住镜头,然后温和的男声响起,“非常抱歉,但是Tommy今天的直播结束了,接下来是家庭会议时间。”

       










      “我真的没有想到咱们已经贫困到靠这个挣钱,对不起,我不会再吵着要新游戏机了。”

        To·被收拾了一顿·老老实实·咪端正坐在沙发上,不敢看Technoblade写满祭祀孤儿欲望的脸。Ph1lza卧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笑到肚子发痛,一边抹眼泪一边解释,“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噢天呐Tommy那只是办事需要。”

       “办事需要?!!Pillza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把年纪了还要掺和这种过于时髦的活动,而且重点是,”Tommy的眼神中透露着毫不掩藏的绝望,无视了Phillza对于他年龄的控诉。“technoblade在向我扭臀,你知道吗,大名鼎鼎的Blood God,他……”

       “Tommy,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Techno现在脑子快炸了,一半是被Tommy气得,一半是被chat气得,它们一直在他的脑子里喊L!

       “Shut up!”他大吼一声,成功镇压住了能听到的所有声音。“现在,”他阴恻恻地扬起嘴角,用他们只在土豆战争后期听过的感情丰富的音调问:“我想知道为什么这种任务细节能被传到网上还好巧不巧被Tommy看到,你觉得呢,Wilbur?”

       “为什么要问我?”坐在一边捧着玉米片乐滋滋看戏的人耸了耸肩,“我也参与了节目表演。”他抓起一把零食塞进嘴里,嚼的咯吱咯吱响,“不过我或许知道是谁拍的,Quackity,你知道的,那个负责接应的线人,脱衣舞大师。”

        “Well,你知道中国有一句俗语叫‘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吗,Wilbur?”Techno站起身抻了抻腰,“我今晚不回来了。”“Good luck。”他的弟弟不为所动,没心没肺笑脸相送。Phil把Techno送到门边,嘱咐了一句,“少杀点人,早点回来。”

       “那是什么意思?”在几分钟内经历了即将地狱一生游却在临出发时被告知行程取消的系列事件的小屁孩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

      “呃,”他的二哥笑得骄傲而忧郁,“虽然我没拍,但确实是我发布并送到你眼前的,不然Tommy,你以为你会看到这个吗?”

       “不可能!!”屁孩暴起,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严重创伤,“我明明禁止了你们所有人进来——”

       “son,”dadza慈爱地看着自己智商在两个哥哥中显得尤为可怜的小儿子,“如果什么问题是买一个小号不能解决的,可以多买几个。”








        “你知道史前人类是如何打猎的吗?他们就只是慢慢跟随比他们快得多的猎物,等到猎物疲惫得跑不动时,就杀了他们。”

       “什么意思?哈哈哈,我是说我是一个人类这真是太好了对吧?”

        漆黑小巷的尽头,一个男人扶着墙大口喘气,一边惊慌向四周张望一边自言自语以减轻恐惧。

       “Quackity,你感到累了吗?”

        一个声音突兀出现在耳畔,男人猛地转头,看到近乎贴着自己的猪骨面具,幽深眼眶中散发幽幽红光。

        “啊啊啊啊啊啊!!!!!!!!”







       “tubbo,我们换个职业吧,当主播的职业风险太大了。”

        第二天上午,在好友关切的目光中,摊在桌子上鼻梁贴着创可贴的Big Man如是说。






       “Tommy,这是我们这个月第七次被邻居举报了,”Phil扬了扬手里的社区通知单,“再多一次,你禁网一周。”



——END——


评论(3)

热度(125)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